广东华杨律师事务所 GUANGDONG H&Y LAW FIRM

【2018第17期】通过《找到你》谈孩子抚养权

原创作者:孔婉婕


【2018第17期】通过《找到你》谈孩子抚养权

  前段时间热映的由姚晨和马伊琍主演的影片《找到你》,在朋友圈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纷纷看后感叹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女性既要有自己的事业,又要做一个贤妻良母。姚晨在影片中饰演的是一位律师,电影也是由两件离婚案贯穿始终——一件是姚晨作为律师代理的案子,另一件是姚晨自己的离婚案。

  姚晨代理的案件中,女方朱敏曾经为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为了孩子和家庭付出了一切,在家做起全职太太,但换来的却是丈夫有恃无恐的出轨。朱敏起诉离婚,想争夺孩子抚养权。而姚晨作为男方代理律师,当庭指出朱敏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而且患有产后抑郁症,不适合扶养孩子。通过上述两点来看,男方可以获得抚养权似乎志在必得。姚晨作为代理律师,在庭审后为自己的当事人提供了如下建议“孩子可一定留在身边,最好藏一段时间,就算有了判决书,对方要是把孩子带走了,法院强制执行也很难”。

  小编作为律师,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真是不禁想夸一下编剧,这句台词够贴近现实,确实有不少律师同行会在离婚官司开始时就这样告知自己的当事人,但是这样做是否真的合适呢?小编以“离婚”、“抚养权”、“执行”、“广东省”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了不少近年来广东省内法院涉及“抚养权”执行的案例:

  案例一

  申请执行人何某与被执行人赵某离婚纠纷一案,申请执行人依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5)穗荔法民一初字第840号民事判决,要求将婚生小孩归申请人携带抚养并支付抚养费2000元。

  在执行过程中,由于被执行人将小孩交给其父母带回台山市携带抚养,本院已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司法拘留十五日,拘留期满后被执行人仍拒绝履行义务并自行离去看守所,现下落不明,故本案抚养权无法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六)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3执恢206号案终结本次执行。

  终结本次执行的情形消失后,申请执行人可向本院申请恢复执行。

  案例二

  林某诉凌某婚姻家庭纠纷一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566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书确定:……离婚后,婚生儿子凌小某由林某抚养……。因凌某未按期履行上述义务,向被告人凌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被告人凌某将凌小某交予林某抚养,但被告人凌某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本院工作人员多次寻找、传唤被告人凌某,其仍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后因凌某下落不明,本院向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发出《启用执行联动机制决定书》,查找其下落并采取拘留措施,故本案暂不具备继续强制执行的条件,于2014年6月24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同年8月27日,被告人凌某因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已妨碍执行工作,被本院决定拘留15日。至2015年9月15日,被告人凌某仍不执行生效判决,本院遂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2015年11月9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凌某抓获归案。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2016年7月22日本院恢复执行本案。

  在执行过程中,本案经办人多次督促凌某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其都置之不理;本院依职权,于2016年11月24日将被执行人凌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7年12月2日,凌某犯拒不执行判决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面对法律的制裁,凌某仍不思悔改,服刑后依旧拒不将儿子凌小某交由申请执行人林某抚养。故本院已穷尽执行措施,并将执行情况告知申请执行人林某,其对本案终结本次执行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566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义务人凌某应严格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经本院穷尽执行措施,凌某仍拒不将儿子凌小某交由申请执行人林某抚养。基于本案是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权的执行,为避免对凌小某造成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伤害,影响其健康成长,不适宜对其人身采取强制措施。本案暂不具备继续强制执行的条件,故依法终结执行。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本院(2016)粤0112执恢61号终结执行。

  若发现本案具备可执行的条件,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律师视角

  由上述案例不难看出,虽然如姚晨所述,对方带走孩子,法院强制执行也很难,上述两个案例中法院也都暂时终结了本次执行工作,但是法院仍为促成执行工作做了大量工作。两案均对被执行人采取了拘留措施,在案例二中,被执行人还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可见,对于“藏孩子”的被执行人,法院是有方法可以对其进行制裁的,全国各地的法院基本都将这些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这些人采取过拘留措施。

  因此,小编也想提醒各位,“藏孩子”不仅伤害孩子,也伤害了被执行人这一方,该方可能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拘留,更有甚者还会因此而被判处刑罚,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其实,若从真正关心孩子的角度出发,夫妻双方都应遵守法院判决,未获得抚养权一方应将孩子交给获得抚养权的一方,获得抚养权的一方也应尊重对方的探视权,双方尽可能将离婚给孩子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给孩子营造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而且,与其在离婚时千方百计“藏孩子”,不如多从自身找原因,看看法院没有把孩子判给自己是什么原因,待符合变更抚养权条件时,再向法院申请变更抚养权。

  相关法条

    离婚时,双方都想要孩子,那什么情况下更容易争取到孩子抚养权呢?请看以下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节选)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对子女抚养问题,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及有关法律规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根据上述原则,结合审判实践,提出如下具体意见:

       1、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母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随父方生活:

       (1)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子女不宜与其共同生活的;

       (2)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而父方要求子女随其生活的;

       (3)因其他原因,子女确无法随母方生活的。

       2、父母双方协议两周岁以下子女随父方生活,并对子女健康成长无不利影响的,可予准许。

       3、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

       (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

       (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

       (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

       (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

       4、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

       5、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

      6、在有利于保护子女利益的前提下,父母双方协议轮流抚养子女的,可予准许。

      13、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

      14、《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施行前,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未表示反对,并与该子女形成事实收养关系的,离婚后,应由双方负担子女的抚育费;夫或妻一方收养的子女,对方始终反对的,离婚后,应由收养方抚养该子女。

      15、离婚后,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或者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的,应另行起诉。

      16、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

      (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

      (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

      17、父母双方协议变更子女抚养关系的,应予准许。


文章分类: 业务领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