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华杨律师事务所 GUANGDONG H&Y LAW FIRM
【2018第10期】提供劳务者遭受人身损害,该向谁主张权利?

作者:林惠怡

编辑:林惠怡

案件来源:(2016)粤0402民初3915号  (2017)粤04民终1383号



201810】提供劳务者遭受人身损害,向谁主张权利?

  前言

  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劳务人员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调整,劳务人员在提供劳务过程中遭受人身损害不适用工伤赔偿制度。在建设工程二次结构施工、房屋装修过程中,往往需要劳务人员(如木工、瓦工、电工等)提供劳务,但此类主体与雇主间并不属于劳动合同关系,依法不享受工伤待遇,当其人身遭受损害时,其权利应如何保障?以下请看广东华杨律师事务所邓坤君律师代理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初步了解劳务人员在房屋装修工程中提供劳务遭受人身损害的,依法有权向哪些主体提出赔偿请求。

  

  诉讼主体

  原告:胡某

  委托代理人:邓坤君律师,广东华杨律师事务所

  被告宋某

  被告:简某

  

  案情简介

被告简某将案涉房屋交由被告宋某承包装修,由宋某负责打内墙等工程。宋某以每平方米30元的价格转包给了贾某,贾某找了原告胡某等多名工友,并与各个工友约定工钱以每平方米30元结算,贾某与其他工友的工钱均是与宋某直接结算的。胡某在案涉房屋二楼实施打墙作业时,因墙体倒塌受伤,就受伤索赔事宜向被告宋某、简某提起了诉讼。


  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被告宋某支付胡某医疗费180410.15元,其他损失赔偿款项待胡某治疗终结后按实际发生金额赔偿;

2、判令二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胡某代理人邓坤君律师代理意见

宋某是案涉工程装修项目的实际雇主,胡某与宋某之间直接结算劳务费用,其两者应为雇佣关系,宋某作为雇主有义务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采取安全防护措施,但宋某均未履行上述义务,其具备过错,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

简某作为发包人,在未审查宋某是否具备施工资质的情况下,就将案涉装修工程项目转给他人承包,具备主观过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简某作为发包人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观点

   在本案中,胡某是由宋某雇请,胡某在从事宋某承揽的项目中受伤,宋某应对此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简某在进行装修前并无对涉案房屋的建筑现状进行评查,在将装修项目委托宋某施工时亦无对宋某的相关施工资质进行审查,简某选任并无资质的宋某对涉案房屋进行施工、装修,应与宋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各方陈述及现场情况,并无证据显示简某、宋某在施工作业之前及过程中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或提供必要的安全措施,胡某作为成年人,自身并无相关作业的证书或培训证明,自愿参与涉案房屋的打墙项目,其在打墙中受伤,自身存在一定过错。

  综上,对于胡某的受伤,宋某应承担80%的赔偿责任,胡某承担20%的责任,简某对宋某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

    1、宋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胡某医疗费139212.4元;

    2、简某对宋某的上述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审阶段

 一审判决作出后,上诉人宋某因不服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0402民初3915号民事判决,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请求

一、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由贾某对胡某承担直接赔偿责任;

二、或者改判由简某对胡某承担直接赔偿责任;

三、改判宋某不需赔偿胡某医疗费人民币139212.4元。


上诉理由:

1、一审法院没有追加贾某为被告,程序违法,导致判决结果错误,应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贾某应为第一责任人。

2、简某也应对胡某受伤事故承担直接的全部赔偿责任,简某应为第一责任人,而不仅是一审认定的连带责任。

3、事故本身是胡某的过失造成的,一审法院认定“被告宋某应承担80%的赔偿责任,胡某承担20%的责任”不合理,胡某至少要承担60%的主要责任才公平合理。


邓坤君律师二审答辩意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宋某存在重大过错:1)没有取得相应的建筑资质;(2)没有对雇佣的员工进行培训;(3)在施工过程中没有任何提供安全防范措施,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没有及时消除。胡某在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受伤,宋某作为雇主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且不存在免责事由。简某作为发包人,聘用无资质的宋某进行施工,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在本案中,宋某联系贾某进行涉案房屋装修项目,同时贾某联系胡某等人进入涉案房屋进行施工作业,虽然宋某并未直接联系胡某,但其承诺给贾某的关于打墙的工钱为30/平方,贾某告知胡某的也是30/平方,贾某从未在此过程中赚取差价,仅是为宋某联系其他工人,不存在与其他工人之间形成雇佣关系,当然也不存在追加的问题。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得当,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观点

   一、关于责任主体问题

  本案中,简某是发包人、宋某为承包人。简某把涉案房屋的部分装修工程发包给宋某,宋某联系贾某让其负责打墙,贾某找了胡某等人一同作业。而贾某找胡某一同打墙,是为了完成宋某交办的任务,且贾某并未从中赚取差价,贾某与胡某均找宋某结算工钱,贾某和胡某打墙的劳务成果最终归结于承包人宋某。因此,贾某仅是负责联络胡某,并不存在雇佣关系。宋某上诉主张其并未让贾某找胡某,其不认识胡某。然而,在建筑行业中,因施工人员工作的零散性,承包人联系某个施工人员,由施工人员再联络其他的施工人员,是惯常做法,在负责联络的施工人员如本案的贾某并未因联络工作而获利的情况下,宋某关于贾某才是胡某的雇主的主张不能成立。综上,一审认定,本案由发包人简某、承包人宋某作为责任主体无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雇主宋某应对雇员胡某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简某作为发包人,在装修前没有对案涉房屋的建筑现状进行审查,并将装修项目交付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宋某,具备过错。因此,简某应与宋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关于责任比例问题

 简某、宋某未在施工作业之前及过程中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或提供必要的安全措施,具备过错;而胡某作为成年人,自身并无相关作业的证书或培训证明,自愿参与涉案房屋的打墙项目,其在打墙中受伤,自身存在一定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胡某亦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二审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解读

  对于劳务人员的提示

劳务人员不同于劳动人员,其不享有社会保险、工伤等待遇,劳务关系受《民法》调整。在建设工程二次结构施工、房屋装修过程中,劳务人员应关注到自己与雇主之间的劳务关系,还应留心雇主是不是最终责任主体;若不是,劳务人员应留心谁是案涉建设工程项目的发包人,关注发包人与雇主之间的分包关系是否有效。在本案中,劳务人员胡某所提供的劳务工作是协助他人装修房屋,基于宋某未提供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因此劳务人员胡某有权要求雇主宋某对其损害结果承担赔偿责任,发包人简某聘用无资质承包人宋某施工,具备选任过失,胡某亦有权要求发包人对其损害结果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劳务人员应当在自我能力范围内最大程度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提高自身保护意识,保存好为他人提供劳务的记录,如劳务费发放相关证据,树立维权意识。


  对于雇主及发包人的提示

通过本案例不难看出,在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中,雇主需承担责任的风险是极高的。

律师建议,雇主可采用给劳务人员购买意外伤害险的方式,对劳务人员提供劳务过程中可能面临的人身损害风险加以保障,假使有意外发生,劳务人员也不会因缺少医疗费而延误治疗,同时能够极大程度地降低雇主的损失。

雇主还应提高安全意识,对劳务人员进行安全作业、规范作业的培训,为劳务人员提供必要的防护用具,并保障劳务作业场所符合安全作业条件。

根据法律规定,发包人将建设工程分包给无资质的承包人施工,造成他人损害的,发包人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发包人在对外分包时应谨慎审查承包施工的单位是否具备施工资质,避免发包人因承包人缺乏施工资质,陷入承包人与工人的民事纠纷中。


  法律法规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一条第一款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第十一条第二款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第三十五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文章分类: 业务领域
分享到: